文化频道--广西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频道要闻

金庸横空出世离不开这两个桂林人:一个伯乐一个对手

浏览次数: 日期:2018年10月31日 15:24

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终年94岁。几代人的集体记忆,仿佛一瞬间就痛失了。刀光剑影朝武林,一支玉笔引江湖。金庸的作品,承包了无数中国人的回忆。

金庸横空出世离不开这两个桂林人:一个伯乐一个对手

武侠大师金庸的横空出世,离不开两个同样很厉害的桂林人:一个是桂林人、著名报人、原《大公报》副总编辑罗孚;另一个则是桂林中学校友梁羽生。

没有罗孚,哪有金庸梁羽生

2014年5月2日,香港《新晚报》前总编辑罗孚先生逝世。追思会上,有金庸致送的花篮。5月4日,香港专栏作者许骥撰文纪念罗孚,题为《没有罗孚,哪有金庸梁羽生》。

30545CF89FDF5221D2180C8DB1D59620.jpg

罗孚原名罗承勋,1921年生于广西桂林,1941年抗战期间,他在桂林加入《大公报》,从实习生做起,到记者、编辑,先后在桂林、重庆、香港三地《大公报》工作。罗孚虽在香港生活、工作,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内地文化圈里也是名闻遐迩的。他曾担任过大公报副总编辑、新晚报总编辑,是位著作甚丰、阅历深而交游广的著名老报人、专栏作家。后来因为所谓美国间谍案引起波澜更为人知晓。

罗孚生前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捧红两位武侠小说家查良镛(金庸)和陈文统(梁羽生),两人共同的爱好是围棋和武侠小说。在他们的创作中,罗孚也帮了很大的忙(经常催促他们写),所以罗孚也经常被人们称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催生婆”。

金庸横空出世离不开这两个桂林人:一个伯乐一个对手

1950年,《大公报》旗下《新晚报》创刊,查良镛被调到《新晚报》,做了副刊编辑。

1954年1月17日,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在报纸上的笔战难分胜负,索性签下了“各安天命”的生死状,相约到澳门比武。那天,《新晚报》的新闻大标题是“两拳师四点钟交锋香港客五千人观战”。

罗孚灵机一动,力劝梁羽生撰写武侠小说。比武的第二天,《新晚报》就预告要刊登武侠小说以满足“好斗”的读者;第三天,梁羽生“只酝酿一天”的《龙虎斗京华》就开始连载了。

“小查,只有你顶上了”

1955年是32岁的查良庸进入香港《大公报》工作的第七年。一天,副刊《新晚报》的时任主编罗孚找他,说梁羽生的《草莽龙蛇传》快连载完了,还没有想好下一部写什么,“小查,只有你顶上了。”

作为梁羽生的粉丝,每期小说他都看,可自己从未写过。发稿的日子到了,编辑派一个老工友上门,到他家里等稿子,并催他当夜九点无论如何要写出一千字,否则第二天报上就有一块空白。他看着老工友,来了灵感,就从塞外古道上一个老者写起:“年近六十,须眉皆白,可是神光内蕴,精神充沛”。

这就是小说《书剑恩仇录》的开头,也是金庸武侠神话的开始。故事里,故乡的海宁潮如万马奔腾滚滚而来,陈家洛着风度翩翩让人仿佛看见了徐志摩,而陈母亲‘徐惠禄’的名字和金庸母亲’徐禄’只差一字,乾隆扑朔迷离的身世也来自幼时乡亲七嘴八舌的传说。

署名时,他把名字最后的一个“镛”字一分为二,写上“金庸”。自此,金庸横空出世。

金庸横空出世离不开这两个桂林人:一个伯乐一个对手

查良镛的武侠处女作《书剑恩仇录》问世,反响甚至超过了梁羽生。

金庸与梁羽生绝代双骄

金庸与梁羽生二人在香港《大公报》的子报《新晚报》工作时,是副刊部的同事,分别负责小说版面“天方夜谭”和综合版面“下午茶座”。由于年龄相仿,爱好相似,家庭遭遇也差不多,二人很快成为好朋友。

在办公室里,二人对桌办公,也都很健谈,将对方当成自己的“废纸篓”,“把一箩箩的废话或者不是废话硬倒给他,就好像把废纸或者不是废纸抛掷给‘字纸篓’一样”。

136762622.jpg

二人同样爱好琴棋书画。下棋之外,两人经常把民国以来的武侠小说作为谈资。

多年以后,梁羽生去世,查良镛在一篇悼文中追忆当时情形:“这一段时间是我们两人交往最多、关系最密切的时候。我们谈得最多的是武侠小说。那时文统兄每天下午往往去买二两孖蒸、四两烧肉以助谈兴,一边饮酒,一边请我吃肉,兴高采烈。”

金庸和梁羽生,在武侠小说的创作上,你追我赶,“较量”了十多年,各自也著作等身。武侠小说大师古龙在这期间也横空出世,一时间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1966年,古龙风头正劲,罗孚想炒作一下梁羽生和金庸,梁羽生便以笔名佟硕之在香港《海光文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金庸梁羽生合论》,文中云:“开风气也,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其目的似有撇开古龙之意。

罗孚为了炒作这场武侠“论战”,又动员金庸写文章予以回应。金庸写了一篇2000多字短文作为回应。金庸在文中有些息事宁人地说,自己写武侠小说,只是报以“武侠只是一种娱乐”的态度,何必如此较真?

2006年,梁羽生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与金庸的关系:“他是国士,我是隐士。他奔走海峡两岸,我为他祝贺,但我不是这块材料。”

两位武侠世界里的“好基友”

外界甚传梁金之间有“瑜亮情结”,但其实二人的友谊是持续终生的。梁羽生移居澳大利亚后,每次回香港,金庸都做东请客;金庸去悉尼,梁羽生也会去看他。

136767882.jpg

每次见面,二人都会下几盘棋。梁羽生老家广西梧州市蒙山县城的梁羽生公园,匾额也是金庸题的。

这两位武侠世界里的“好基友”,用磅礴的才情、生花的妙笔、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共同编织了一个刀光剑影、儿女情长、快意恩仇、撩拨人心的武侠江湖,承载了几代华人的共同回忆。

2009年1月22日,梁羽生在悉尼逝世,享年85岁。金庸托人送去了挽联:

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辈

亦狂亦侠亦文好朋友

梁羽生和金庸谁的武侠造诣更高?梁说“开风气也,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还称金庸是“国士”,自己是“隐士”,不难看出梁羽生的低调。

而金庸先生在梁羽生的悼词里称梁为“大先辈”,自己为“自愧不如者”。可以看出金庸先生是有多谦逊。

都说“文人相轻”,梁金二老互相钦佩,一个低调一个谦逊,这两种品质值得我辈学习。

综合《南方都市报》《东方早报》《中华读书报》、中国网等

黄玲娜

第一时间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