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广西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礼文化

围炉煮茗:晚来天欲雪 可饮一杯无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11月08日 17:16

秋风吹尽旧庭柯,黄叶丹枫客里过。一点禅灯半轮月,今宵寒较昨宵多。寒来暑往、四季更替,如今俨然又至立冬时节。冬天,往往萧瑟冷寂,而在这寒意森然的冬季,约上三五好友,围炉煮茗,畅谈人生,何尝不是一种雅致的温暖。

我国具有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茶文化,而“煮茶”之风,在中华文明异常繁盛的唐宋时期就已然悄然盛行,无论达官显贵、文人雅士还是寻常百姓,都欣然接受了这股饮茶新风。据相关的记载,唐宋时期人们早先煮茶多习惯将茶叶碾成碎末,制成茶团,煮茶时把茶捣碎,加入葱、姜、桔子皮、薄荷、枣和盐等调料一起煎煮,如同烹调一碗热羹。到了后来,人们也渐渐的不再添加辅料,而独饮茶叶的清香。由此观之,古人煮茶也有颇多讲究。对于煮茶之事,茶圣陆羽更是在结合前人煮茶经验已经自身的感悟,提出了“煮茶”理论,在其著作《茶经》中记载: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边缘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以上老水,不可食也。

古来素有诸多“围炉煮雪”、“敲冰煮茗”的佳话,这样风雅情景总能给予人们无限的遐想与向往。不禁想起白居易的《晚起》一诗:暖炉生火早,寒镜里头迟。融雪煎香茗,调酥煮乳糜。这是诗人寒冬一日的悠闲生活,慵懒晚起,围炉融雪煎香茗。这样的风雅也并非文人雅士的专利,常人亦能如此。围炉而坐,细听水煮沸的声音,看茶叶在茶壶中上下翻腾,空气中弥漫的是氤氲茶气,鼻尖是淡雅茶香。此时煮的不仅仅是茶,更是追求那一份淡然闲适、快活自在。

郁达夫的《江南的冬景》里,曾有过这样的描述:“凡在北国过过冬天的人,总都道围炉煮茗,或吃煊羊肉,剥花生米,饮白干的滋味。而有地炉,暖炕等设备的人家,不管它门外面是雪深几尺,或风大若雷,而躲在屋里过活的两三个月的生活,却是一年之中最有劲的一段蛰居异境。” 围炉煮茗对于北国冬天的意义不言而喻,而这意义其实不仅限于北国,对于南方,同样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乐事。屋外是刺骨寒风,屋内生起一炉火,清摇小扇,炭火明灭,一把壶搁在寒天的炭火里沸腾出一室茶香,这样的体验想来是让人难以抗拒的。

时光流逝、日新月异。中国人自发现茶叶时起,从口嚼茶叶,到煮茶、点茶、再到后来的泡茶,人们对于茶叶的制作以及饮用方式一直在变,而始终如一的是喝茶人的心,无论是那种形式,都是人们对于生活情趣的体悟,是人们对那一份悠闲自得、快意人生的追求。一炉、一壶,一撮茶。茶叶置于壶中,以炭火烧开,茶水相融。与友围炉而坐,滚烫的热茶分斟到各自茶杯中,甘苦同饮,静享温暖。如今,时值冬日,又至围炉煮茶的季节。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梁丽)
 

陈伟冬

广西新闻网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