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广西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舌尖文化

一个月不重样的早餐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10月16日 11:37

一个月不重样的早餐

牛肉热干面。李红 摄

关于武汉,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友人口中三月樱花纷飞的画面,早几年因出差仓促到过武汉两三天,没能去观赏樱花一直是我的遗憾。赶上国庆小长假,友人发来邀请,友人言及:“想看樱花须得明年了,可带你尝尝武汉的早餐。” 于是我略一收拾就去到了武汉。

曾经在微博上看到蔡澜写:“处处的早餐文化,因生活优裕而消失之中,武汉的街头巷尾还在卖,我将之冠上早餐之都。”去到了武汉才知道,“早餐之都”这个名号,武汉的确当仁不让,在这里吃早餐,称之为“过早”。

“过早”这一词汇,较早出现是在清代叶调元的《汉口竹枝词》中,“三天过早异平常,一顿狼吞饭可忘。切面豆丝干线粉,鱼渗元子滚鸡汤”。而武汉之所以有如此兴盛的“过早”文化,和它独特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地处九省通衢、江湖交汇的独特位置,持续不断地受到四面八方的菜系冲击,使全国各地的特色的菜肴和点心都在武汉,有其正宗或改良的对应版本,俗具五方。再加上武汉近代以来大码头和大商埠氛围的兴起,工人们早上赶着上工,自然来不及在家吃早餐,就在路上买着吃。武汉的早点做的又快,食客边走边吃,一会功夫便能饱腹。由此长期积累下来,出门过早变成了一种习惯。

在武汉,单是过早的种类,就有上百种之多。作家池莉在《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里盘点过武汉的早点:“老通城的豆皮,蔡林记的热干面,谈炎记的水饺,田恒启的糊汤米粉,厚生里的什锦豆腐脑,一品香的一品大包,老谦记的牛肉枯炒豆丝,民生食堂的小小汤圆,五芳斋的麻蓉汤圆,同兴里的油香,顺香居的重油烧梅,民众甜食的汰汁酒,福庆和的牛肉米粉……”

区别于广州喝早茶的精致与悠闲,武汉的过早相对更接地气,讲究好带且管饱,友人介绍到,武汉很多人都是边走边吃。此外,武汉过早的时间很长,从早上6点一直延续到12点,完全不用担心睡过头错过美味的早点,每天早晨,武汉三镇满大街的早点摊,香气四溢的白烟缭绕,扑面而来。

我早几年出差来武汉时尝过一次热干面的味道后,便一直念念不忘。武汉的早点虽然品种繁多,但如按销售额计算,热干面超过一半。大抵武汉人都有一种热干面情结,武汉的早晨,码头边、公交车上、或者宝马车里,人人都有一碗热干面,伴着芝麻酱呲溜呲溜。对于武汉人来说,热干面是味蕾上的故乡。

除此之外,三鲜豆皮也是武汉人过早的的主要食品之一,还有牛肉粉,放香料炖的牛肉片与精滑柔绵的米粉,光想想那个画面就要流口水了,更有香脆的面窝、鲜嫩多汁的汤包、香甜的蛋酒……数不胜数。

总结起来,武汉的过早分为麦、稻两大类,而制作方式的转变以及食客口味的不一,也使得食物变得繁杂多样,每一种点心,几乎都有相应的饮料,吃油条喝豆浆,吃面窝喝蛋酒,吃热干面喝豆腐脑,回味无穷。

有人曾说,早餐是一个城市的良心,天南地北的食客来到武汉,味蕾都能得到满足。而我想说,身在一睁眼就能享受满大街美食的城市,大概每个武汉人都能骄傲的说,叫醒自己的不是闹钟,而是隔壁街飘来的热干面、豆皮、牛肉粉、面窝、汤包、欢喜坨、汽水粑粑、烧梅、糯米鸡、蛋酒、豆浆、豆腐脑的香气。(李红)

陈伟冬

广西新闻网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