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广西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乡村文化

山是村庄的历史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07月26日 16:54

山是村庄的历史

寺村龙殿山。李红摄

前几日阳光大好,跟好友相约去乡下散步。谈起儿时的趣事,学校组织全班同学到寺村一座名为“龙殿”的山里去郊游,小小的肩膀背着大大的书包,里面装满了家人给我们准备好的包子、饮料等食物。追逐、打闹,好不欢乐……

时常听母亲和外婆她们说,去山里砍柴火的事情,也教育我们忆苦思甜,做人要勤奋。言传之外还要身教,我小小年纪就跟着母亲进山,帮着拾一些细小的柴火,累了饿了坐在山顶喝从家里带来的白粥,山风凉凉的,眺望远方,心旷神怡。

还总能遇到许多邻里间的大伯大娘进山劳作,长长的扁担两头挑着整捆的柴火,汗水湿透了衣襟。下山的时候最难走了,我小时候不懂事,跟几个小伙伴在捻子成熟的季节独自到山里摘捻子,小跑着下山的时候没“刹住车”,整个人俯着冲出去好远,山路的石子把全身裸露的皮肤都摩擦出了血。

装在塑料袋里辛苦了一早上摘的捻子全都洒了,让衣服看起来像是染了血,我趴在地上不起来,满脑子都是“我的捻子啊”,压根没想过自己伤了多少。倒是吓坏了小伙伴们,她们七手八脚的把我扶起来,确认我没有大碍之后,每个人给我匀了一些捻子,我这才有了些表情。小时候牵动心情的,原来是那么简单的因素。

2005年5月的一场大水,冲毁了田地,河流改道,记忆中去往山里的路已经找不到。

想起小时候外公经常早晨戴着草帽,脖子上挂一块毛巾去山里,中午回家吃饭,下午灌一大瓶凉开水,又戴着草帽出门,直到夕阳时分,才慢悠悠地踱步回来。我总是可以吃到他采摘回来的新鲜杨梅和捻子。

很长一段时间,外公负责照顾年幼的我,每天带我到集市里玩。我们不厌其烦地重复相同的路径。先去老人协会看别的老爷爷老奶奶搓麻将,然后去听山歌对唱,咿呀咿呀的,唱得很快,拉着音,根本听不懂,但当时我一定觉得很好听。

然后外公会去跟朋友喝喝酒,下下棋,一碟花生米,一壶米酒,我就趴在旁边睡觉。

现在想来,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们在平淡的生活里得到满足。上山的路又累,尘土满天,而我气喘吁吁的走在山路上,手里握着枝丫,执着到傻乎乎地依恋着它们。

山路越来越荒芜,没有进山劳作的人们。

就连外公的故去,也已经十多年了。(李红)

陈伟冬

广西新闻网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焦点图片